简体中文 | English

融尚私塾>In The News >更多干货>正文

一切从一个疯狂但也许很棒的想法开始说起

2020年08月05日

这是我们大家的光荣时刻!

疫情之下,无法返校的孩子们在家上网课无疑是最为稳妥的方式。但是随之而来的问题是他们反而无法享受到美高的“空间”“社群”和“氛围”,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融尚南希伙伴与各大顶尖美高集思广益,设计出了一个项目:OnBoard+

img1.jpg

OnBoard+ 项目是专注于给即将就读以及正在就读美国私立寄宿学校的中国学生们一个2020年秋季学期的学习选择,为无法按时返校、无法预约签证或者由于疫情选择秋季上网课的中国学生和家庭提供更安全、高质量、有社区感和系统课外活动的线下学习环境。

img2.jpg

正式参与的学校会直接把 OnBoard+ 项目推荐给该校的中国家庭,作为一个秋季的选择。

OnBoard+ 项目的范例学习安排如下:

* 10:00-12:00:准时来到融尚南希伙伴北京和上海的校区,复习网课内容并学习录制课程的内容,有专属助教老师
* 12:00-13:30:午餐+嘉宾演讲+学生分享
* 13:30-15:30:学生做个人和小组项目、预习和复习、完成作业等
* 16:00-18:00:课后活动(运动、公益、体验式项目、艺术)
* 18:00-20:00:回家、晚餐、准备开始在读学校的网课
* 20:00开始:在读学校的网课直播

这是一个可能有点疯狂,但真的很了不起的项目,这个项目的前因后果,就由融尚南希伙伴创始合伙人 Max 讲给你听。

新冠疫情无疑是对所有国家、组织、关系和个人的考验,而这里面也包括私立寄宿学校。

自从春假开始各大美高关闭校园开展网课一直到现在,基本上所有顶尖美高的董事会、校长、各个部门的负责人就一刻也没有停歇地商讨对策、评估现状、制定秋天的开学方案以及今年下半年的学期安排。

作为母校 Hill 中国大陆的校友和新晋校董,我也有幸参与到了诸多政策的讨论之中,更加深深地感受到了母校和这些顶尖美高对于中国学生在这个特殊时刻的挂念和关爱。

今天我想花点时间给大家讲述一下,在过去的一个月里,我的母校校长以及身后的百年美高是如何另辟蹊径地给了秋季无法去到美国的中国学生一个新选择的。

这一切要从一个月之前说起。

自从6月学校第一版供内部审阅的秋季开学防疫方案出来之后,校长和其他校董会的成员就一直在你来我往地邮件沟通评估最新的政策。大家也被每一条美领馆签证政策动向牵动着心。

7月1号早上,我醒来后照例查邮箱,看到一封发自 Lehman 校长的邮件,标题是 Crazy (but maybe brilliant) idea——疯狂(但也许很棒)的点子。

img3.jpg

Lehman 校长是一个非常聪明实干的校长。我第一次跟他见面还是在前任校长的退休晚宴上。因为作学生的时候和前任校长关系很好,于是12年的夏天前任校长和夫人在母校举办退休晚宴的时候,我也收到了请柬回到 Hill 庆祝老两口在 Hill 辉煌的职业生涯。

那天我第一次见到了 Lehman 校长,当时他已经是美高少壮派校长中间的翘楚,把之前所在的学校经营得非常好,于是踌躇满志地即将入主 Hill 这所百年名校。

而那一次也开始了我们时至今日8年的友谊。

我点开了邮件,Lehman 校长说道:“鉴于很多 Hill 的中国学生因为签证和诸多原因无法如期返美,我们是否有可能在北京上海以及香港开设一些教室或者空间来给孩子们创造一个社群和氛围?”

不得不说我当时被这个想法惊艳到了:一方面是想法本身的别出心裁,另一方面是学校对于中国学生和家庭的体恤让我很感动。

于是我立刻给 Nini 打了电话分享了这个想法,作为建国后最早的美高人同时也是她母校 Tabor 的校董,电话那头的她秒懂这个想法背后的逻辑和意义,以及这里面大概需要哪些模块以及我们可以如何设置,我们就这样热火朝天地讨论了几个要点。

当天晚上11点31分,我的手机里多了一个群:Nini 加入了我们的几位美高 IEC 们:Ray(Choate 的前招办主任),Hamilton(Thatcher 之前的教导主任),Lloyd(IECA 的创始人,三十年美高咨询的老百科全书)。

我简单描述了一下事情的原委,三位顾问立刻秒懂其背后的逻辑和意义,霎时间我们五个人开始不断地在群里发我们的各种想法,比方说每天的时间如何安排,课外活动设置哪些,和学校如何合作……半夜之后,我们约好第一次在线会议讨论细节。

那天夜里我很兴奋,从白天到刚才所有大家想到的项目的潜在细节在我脑子里飞速闪过,更庆幸的是战壕里有这样一群“秒懂”的兄弟和 Nini。

其实自从疫情开始,我们每天都在和家长们沟通,也深知他们的焦虑。美国现在疫情控制不力,加上签证一而再再而三地推迟,很多家庭认为到明年春天疫苗问世之前,在家上网课可能是最稳妥的方式。

在这样的背景下,家长们更加头疼的是孩子没有集体和同伴——毕竟,如果一整个秋天只是一个人在家晚上8点到12点上网课,白天一个人的确有些孤苦伶仃,所以正如 Lehman 校长邮件里说的,需要的是“空间”“社群”和“氛围”。

第一次和 IEC 们开会一起商量项目细节的时候,大家各抒己见:“完全可以在午餐的时候加入各个学校的 lunch announcement,就像在学校的 seated lunch 那样”,“其实可以带学生去做一些 community service”,“在上海有更多实践的机会,我们可以让上海和北京成为这些孩子教室的延伸”……

最后我们一起给这个项目商量出了一个响亮的名字: OnBoard+ ,帮助这些孩子进入/回归美高生活,给他们带来额外的收获。

几天之后,我把 OnBoard+ 的初步方案以及每日时间安排发给了 Lehman 校长。他秒回 : “Max, this is great!”

之后他给出了一些修改的建议和表述方式,并且建议我们做一个一目了然的单页海报标明每日的安排和想法以及我们在北京和上海的具体地址。第二天晚上,我把两张海报发给了他。

img4.jpg

img5.jpgOnBoard+ 海报

正如我之前说的,所有的学校都在紧锣密鼓地商量对策,而学校与学校之间也在积极地互通有无集思广益。

Lehman 校长在和 Hill 所在的 MAPL 联盟的其他学校校长们的每周电话会上分享了 OnBoard+ 的细节以及 Hill 的初衷和思路。

振臂一呼,应者云集。

很快,除了 Hill 之外,DC 旁边的 Episcopal High School、同在宾州的 Mercersburg、特拉华州的 St. Andrew’s、普林斯顿旁边的 Hun School 的校长们回复了我的邮件,正式加入 OnBoard+ 成为首批的五所学校,让这个项目成为给中国家庭的一个新选项。

之后,新泽西州的 Blair Academy 和康州的 Gunnery 等等一些美高也在和我们联系,研究 OnBoard+ 是否适合他们的无法返美的中国家庭。我们很快把微信的报名链接提供给参与的学校,让他们给到他们的中国家庭并且协助这些学校和家庭沟通。

同时,Nini 和我还有各位合伙人们也在一个共享表格上标注了超过20个行业,分别列出了北京和上海我们认识熟悉的各行各业的业界翘楚和大拿们作为我们会在整个秋天邀请给孩子们做行业分享或者安排企业参观的嘉宾们。

既然在北京、上海,我们就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让这两座城市的资源惠及这些美高的孩子们,让他们在这段时间和其他美高同学结识相处的同时可以多一些对国家和世界的了解,在他们心里埋下不同行业的种子,也许某一颗就可以生根发芽成为之后的参天大树。

到今天,距离 Lehman 校长的那封邮件已经过去一个月零四天,已经有超过20个来自会员学校的学生注册了 OnBoard+,而我们的合伙人们和老师们以及学校的校长和管理层也在不断商量如何让这个秋天对于这些孩子来说更有收获。

差不多两周之前,看着学校一所一所地回复确认参与,和各校的对接人沟通如何同他们的中国家庭宣传项目细节——那种感觉就好像在最后一部《复联》看到最后黑豹和奇异博士蜘蛛侠他们一个一个被传送回来加入抗击灭霸的阵营一般——病毒也许比灭霸更可怕,中美关系也许也的确经历着一段不那么平稳的山路。但是这些美高的校长和管理层都在夜以继日想方设法地让中国家庭觉得他们很重要,校董、校友们也在积极出谋划策另辟蹊径带着孩子们共克时艰,这让我这个有幸参与其中的美高人感到无比地自豪。

最后,我想分享母校发给校董们的第一版抗疫方案的最后这段话:

img6.jpg

“在过去的169年里,Hill 经历过战争、1918西班牙流感大爆发、校友们集资‘买’回学校、大萧条时期濒临破产,此后还有洪水、飓风、校园大火、经济大衰退等等考验和洗礼。一次次浴火重生之后,Hill 更加强大,因为我们的‘家庭寄宿学校’的品格:果敢共济、坚韧慈悲。这次新冠疫情又一次考验着我们的信念,而我们的校园定会再一次齐心协力共克时艰。这会是 Hill 的光荣时刻!”

注:OnBoard+ 项目北京校区的承载量是50人,上海是40人,目前只针对和我们合作的学校的中国家庭开放,基于这两周的报名情况,我们将会陆续对所有家庭开放更多名额。

在参与 OnBoard+ 项目的美国学校就读的中国家庭不需要额外缴费。

如对活动项目感兴趣,可以扫码咨询

北京校区

img7.jpg上海校区

在线营销
live chat
在线客服系统
web对话
web聊天
客服软件
live chat
web对话
live chat